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千四百一十三章 三軍集結鐵騎出
一本讀|WwんW.『yb→du→.co
    劉道規笑道:“這樣吧,我率舟師水軍現在出發,五千人馬順江而下馳援江夏,有我的這五千兵馬,江夏當可無憂!

    劉毅笑了起來:“那就辛苦道規兄弟了!

    眾人正說話間,外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只見劉粹滿頭大汗,飛奔而入,手里拿著一份帛書,看著似是塘報。

    劉毅的臉色一沉:“阿粹,何事如此慌張,一點也不鎮定!

    劉粹奔入殿中,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不,不好了,二哥,桓,桓振…………”

    三人的臉色同時一變,何無忌站起身,追問道:“桓振怎么了,難道,他反攻江陵了嗎?”

    劉粹深吸了一口氣,臉色總算稍稍平靜了一點,搖頭道:“不,桓振,桓振全軍,向著江夏大倉而去,已,已到沙市!

    劉毅笑了起來:“和預料的一樣啊,他這時候哪敢回攻江陵,去攻江夏幾乎是唯一的選擇了,不過,陸路慢,水路快,道規,你半天時間就能趕到江夏,為防萬一,現在就出發吧!

    劉粹急道:“不,大哥,我是要說,沙,沙市有,有我軍的一路,一路人馬,截,截住了桓振!

    這下劉毅的臉色都大變了,從帥位上一下子站起了身:“什么?!沙市有我軍的人馬?這不可能!荊州之地,所有的部隊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什么時候派兵去沙市了?!”

    劉道規的眉頭一皺,上前直接從劉粹手中接過了塘報,飛快地看了起來,他一邊看,一邊說道:“是劉懷肅的軍隊,江州兵馬,會合了魏順之的江夏守軍,還有兔子所部前軍,共一萬五千精兵,日夜兼程,從江夏出發,直接到了沙市埋伏,等桓振棄守江陵,向江夏出擊時,他們突然出現,擋在了桓振所部面前,迫其決戰!”

    劉毅一個箭步沖上前,從劉道規手中搶過了這道塘報,看了起來,他一邊看,一邊額上開始冒出豆大的汗珠,臉色也跟喝多了酒一樣,越來越紅,直到最后,他終于忍不住了,把手中的這道塘報撕了個粉碎,扔到地上,大吼道:“什么意思,這個時候來搶功嗎?劉敬宣,你太過分了!”

    何無忌的眉頭一皺:“希樂,這應該與阿壽無關吧,這次的主將可是劉懷肅,并不是阿壽啊!

    劉毅咬著牙,恨恨地說道:“劉懷肅可是作為劉敬宣的副將,一直鎮守江州的,這塘報上說,四天之前他們就出發了,秘密地繞過江夏,前出到沙市,連魏詠之帶去回援豫州的部隊也與其共同行動,幾乎是與我們反攻江陵是同時動身,如此重大的行動,我這個西征軍主帥卻一無所知,不是劉敬宣在搞鬼,又有誰敢這樣做?!”

    劉道規搖了搖頭:“希樂,且先息怒,這次西征以來,阿壽可是事事向你請示的,要是想搶功,以前早就出來了,而且阿壽可指揮不動兔子,想必這中間另有隱情啊!

    劉毅恨聲道:“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了,桓振現在還沒有斷糧,戰力尚在,這個時候在沙市跟他決戰,并不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是我,就算前出,也會扎營固守,逼桓振來攻,阿粹,你馬上下令,要劉懷肅高掛免戰牌,不許出擊!”

    劉粹搖了搖頭:“二哥,只怕是晚了,懷肅所部,為了隱藏埋伏,都沒有扎大營,而是潛伏在沙市附近的馬頭山林之中,等到桓振出現,才突然殺出,這塘報上說的是即將決戰,那肯定是擺好了陣勢,等著桓振來突擊了!

    劉毅氣得一跺腳:“該死,這要是打輸了,只怕整個荊州的局勢都要扭轉!

    劉道規勾了勾嘴角:“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全力援助懷肅了,阿壽所部,多是跟隨牢之大帥多年的老將悍卒,又多在淮北一帶與阿壽同生共死多年,戰力相當強悍,這從后來阿壽派給我們的部分援軍就可以看出。至于兔子和順之所部,也是長于奔襲的獵豹營兄弟,桓振連失江陵和涢川,大軍進退失據,部眾離心,這一路之上掉隊逃亡的軍士已有上萬之多,而很多佐吏也是寧可留在江陵投降而不愿跟隨其離城,可見其軍心已失,只要懷肅能穩住陣腳,那桓振兩次沖擊不成,其軍必!”

    劉毅的神色稍緩:“話雖如此,但劉懷肅這一路為搶攻而來,就怕心態失衡,中了桓振的計,主動出擊,上次魯宗之就是這樣輸的!”

    何無忌笑道:“此地離沙市不過百里,我們現在出發,還能趕得上這場戰斗,希樂,讓懷肅和兔子在前面頂住,我們率軍從后方殺到,必可大破敵軍!”

    劉毅咬了咬牙,轉頭對著堂下的一員大將說道:“唐興何在?!”

    一個魁梧挺拔的大漢應聲而出:“騎將唐興在此,大帥請下令!”

    劉毅沉聲道:“你現在率兩千鐵騎,馳援沙市,記住,如果桓振軍容嚴正,陣形穩固,就按兵不動,搖旗吶喊以壯我軍聲勢,如果桓振全線沖擊我軍,那就攻擊桓振后方,斬將奪旗!”

    唐興本能地應了聲諾,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帥,桓振可是勇冠三軍的虎將啊,只憑我的這兩千鐵騎,就要斬將奪旗,是不是…………”

    劉毅沒好氣地說道:“蠢材,就是因為桓振勇冠三軍,所以如果他全線突擊,一定會親自沖鋒陷陣,不在本陣之中,那后面留的只會是老弱和輜重,你打不過桓振,難道還對付不了他的留守部隊嗎?跟著我也打了這么多年仗了,啥時候見過我讓你吃虧送死過?!”

    唐興如夢初醒,哈哈一笑:“感謝希樂哥,給我這個立功的機會,我現在就去!”

    說著,他轉身一溜煙地就奔出了府門。

    劉毅的臉色恢復了平靜,坐回帥位,沉聲道:“無忌,道規,馬上各回本軍之中,一個時辰之內,西門集合,江陵城留劉遵考的三千人馬駐守,大軍三萬,全部出擊,今天,就是桓家在荊州的最后一天!”

    何無忌和劉道規相視一笑,行起軍禮:“得令!”

    。

    zn03251zxs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_国产美女的第一次好痛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_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