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們不能怪我
一本讀|WwんW.『yb→du→.co
    “白小升,有件事,我還一直沒跟你說呢!卑仔Z一邊開車,一邊與白小升笑道。

    “什么事?”坐在副駕駛的白小升頓時好奇問道。

    白宣語似乎有幾分不好開口,連看白小升幾眼,方才動容道,“集團能有你,真好!”

    話聽上去有幾分肉麻的感覺。

    “為什么這么說?”白小升笑道,“你冷不丁這么抬舉我,麻嗖嗖的,我都有點接受不了!

    “這不是抬舉你!卑仔Z很認真很認真道,“我是說大實話,實實在在的大實話!

    眼看對方言真意切,白小升倒一時不知怎么接茬了。

    白宣語繼續道,“我以為我是爺爺一手帶出來的,在領導崗位上做了這么多年,已經能夠應對一切的問題與麻煩。

    但是沃夫戈爾德家族攻勢突然而至,我這心里,其實是有些慌亂無措的。

    那日,我面對大幕上的一片紅,也就是極多問題的時候,我能想到辦法,但是都是局部的片面的。

    直到你給我們講了你的應對方略,我才明白,原來我跟你是有差距的,我不如你!

    我這個人以前特別不愿承認不如人的!

    白宣語又看白小升一眼,語氣誠懇道,“但是那一刻,我真挺佩服你的!集團能有你,我相信一定會渡過危機!”

    “有你,真好!”白宣語認認真真又說了一遍。

    “我說兩個大男人,你這么跟我說話,讓我這心里感覺挺奇怪的!卑仔∩坏谜{侃,緩和自己覺得尷尬的氣氛。

    “哪怪了?”白宣語好奇看向白小升。

    這人是正直到一點臟亂差的意識都沒有。

    白小升也不想逗他了,就要以一聲“謝謝”來收下他的贊美之詞。

    就在這時,白小升忽然察覺到了危險——他們與前車的距離,太近了!

    白宣語開車一直很穩,是對方,急剎了!

    白小升迅速反應過來,眼神一厲,大喝道,“小心前面!”

    不用白小升提醒,白宣語也近乎同時察覺到了,他手下方向盤保持不動,腳下猛踩剎車。

    這就考驗一個司機的駕駛經驗了,要是下意識打方向盤,那就有翻車危險。

    此刻,他們的車正通過一座橋,這座橋在一條橫穿加南德市中心的著名河流上,晚上這個點車沒那么多,突發狀況更是少之又少。

    白宣語在毫無準備情況下,卻還是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實屬難得至極。

    剎車聲在安靜的夜幕下,顯得格外刺耳。

    白小升、白宣語雙眸放大,眼瞅著與前方突然停下的SUV,無限接近!

    “砰”的一聲,兩輛車終于發生了親密接觸,發生了碰撞。

    白小升、白宣語身子猛地一震,又再度停穩。

    白宣語這車性能非常優異,剎車踩得果斷及時。

    碰撞發生了,但是并不猛烈,連氣囊都沒有打開。

    不過,倆人卻驚得一頭汗。

    在急促喘息之后,白宣語忍不住怒了,“怎么搞的,前面的車,怎么突然停下!”

    白小升無從回答這個問題,不過,他看到前面那輛車的司機,拉車門走了下來。

    “咱們該問問他!”

    白小升其實也很生氣,畢竟這可是生死攸關的事。

    白宣語從車窗探頭出去,喊那人,卻看到那人迅速離開前面的車,而且并沒有向他們走來。

    他要去哪兒?白宣語一時錯愕。

    可就在這時候,從后面爆發出了白熾刺目的光輝。

    白小升與白宣語霍然回頭,不顧光的刺眼,瞪大雙眼。

    伴隨著一聲轟鳴般的汽笛聲,他們只見到,從白光中躥出來一個“龐然大物”!

    重型卡車的車頭!

    倆人腦海之中,只來得及反應這一個信息。

    隨后,一聲巨響下讓倆人耳鼓嗡鳴,他們感覺自己成了巨浪中微不足道的螞蟻。

    他們的車在扭曲變形,在騰空,在翻滾。

    整個世界都像是在旋轉起來一樣!

    夜幕里難以分出天地,只有光一明一暗在交替著,那是路燈的光輝。

    隨后,倆人都感受到重重的跌落撞擊感。

    安全帶讓他們的身體沒有脫離座位,但他們五臟六腑卻像是翻了一翻,說不出的難受,想吐。

    白小升在副駕駛還好,白宣語那邊的車門已經飛掉,他半個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甩出車外,并且怎么都扭不回來。

    在經過短暫的眩暈、惡心、迷茫之后,白小升聽到了一個聲音,持續跟自己說著話。

    那是一個清脆悅耳的女聲。

    “檢測到宿主受創,預估七處骨折,十三處軟組織挫傷,內臟沒有破裂跡象,輕微腦震蕩,采取緊急救護措施,措施等級為最高級……”

    是紅蓮的聲音。

    白小升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在紅蓮幫助下清醒過來。

    他這才發現,不光是白宣語身姿古怪,連自己也是。

    他們的車傾倒在大橋邊緣,半個車身探出,白宣語遲遲不能回正身軀,除了有受撞擊身體不受控的因素外,就是他身子也大半懸空在橋外。

    白小升感受到那一側有超冷的氣流,瞥了眼那一側下方,黑洞洞,好像深淵一樣。

    應該是下面的河流。

    這功夫,白宣語也清醒幾分,在努力動著身子。

    他只一個動作,整輛車都在搖搖欲墜。

    “別動,再動掉下去了!”白小升竭力朝著白宣語大叫道。

    情況比他預估的還要糟糕,很可能半個車身都在外面。

    現在處在一個極為微妙的平衡狀態。

    白宣語雖然還有幾分暈頭轉向,但聽到白小升的聲音,基于對他的信任,頓時停止了掙扎。

    白小升伸手解開自己的安全帶,只是一個簡單動作,卻疼的他大汗淋漓。

    “紅蓮,給我止痛,給我提升各項激素,讓我保持清醒,保持力量!”白小升心中大喝。

    “目前宿主狀態不宜行動,請慎重考慮!”紅蓮提醒。

    “照我說的做!”白小升咬牙道。

    現在,顧不了那么多了!

    紅蓮在短暫沉默之后,終于作出應答,“明白!

    片刻之后,白小升便感覺不到一側小臂與同側小腿的知覺,但那一側手腳還是能動的,身體疼痛也暫時消失。

    白小升毫不猶豫伸手拉住白宣語,道,“聽我指揮,把左手伸過來!”

    白宣語碰的頭破血流,已經流到了眼里,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卻還是順從的按白小升說的辦。

    白小升拉了拉他,感覺車身發生可怕的傾斜,頓時不敢再動,開始往另外一個方向嘗試。

    眼看情況好一些,白小升頓時面露喜色。

    就在這時候,白小升忽然看到車前方有光照過來,依稀還有一道身影在光的后面。

    有人來了!

    這一刻,白小升真無比欣喜。

    憑他自己的力量,很難帶白宣語脫離目前的險境,他需要幫手。

    “來幫忙!”白小升朝著那個身影大喊。

    一聲,兩聲。

    那個人靜靜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最后,那人的手電光照向了他自己的臉。

    白小升也終于看清了,身處光輝,臉色晦暗的人——溫言!

    “是你!”

    白小升眼眸頓時瞪大,瞬間明白了。

    這不是一場車禍,是蓄意謀.殺!

    溫言看著白小升,看著白宣語,眼神像著了魔一樣,神情也無比猙獰。

    “我不能看你們毀了集團,我只能毀了你們。

    你們死了,集團就輪到我來掌管。

    你們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們自己!”t21902181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_国产美女的第一次好痛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_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