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番外:奇幻之旅49
一本讀|WwんW.『yb→du→.co
    就這一句話,連躲在不遠處搞數據分析的維克多都扭過頭來:“他干什么了?”

    路克輕咳一聲:“先聲明,我這不是監視他,只是他比較醒目地出現在公共場所,這不算侵犯隱私吧!

    眾人無語,想了想都點頭同意。

    這就好像自己走進大街的監控頭下,確實不能算偷拍隱私。

    路克才把剛才手機收到的監控照片發了出來。

    眾人一看,小巴嘴巴張大,忍不住哇喔一聲。

    照片上,亞瑟正跟一個大美女在機場登上一架貨機。

    亞瑟還是那二傻子模樣,那大美女卻是眉目如畫,肌膚雪白,紅發似火,配上一套寬松的白色長衫,相當驚艷。

    維克多這都變機械體了,都想吹個口哨。

    韋老爺卻很認真地看著監控照片:“這女人是誰?”

    接近正義聯盟成員的人,特別是其中男性的大美女肯定要多關注。

    路克搖頭:“誰知道呢,亞瑟不找女朋友才是大問題,小巴都睡不好覺的!

    小巴茫然地眨眼:“?”

    維克多嘿嘿嘿地笑起來,這種事他大學里見多了。

    韋老爺更是秒懂,再老成持重也忍不住對路克翻了個白眼:“他還是個孩子,別扯這些!

    眾人閑扯幾句,路克也趁機關掉照片。

    要不是亞瑟回去后就沒什么動靜,他都懶得在眾人面前提這一句的。

    畢竟超人去外星球都回來了,亞瑟這家伙卻只是打了個電話,說亞特蘭蒂斯之盒搞定就咸魚在緬因州的海邊小鎮上了。

    這點小插曲,對正義聯盟越發繁雜的事務來說,真就只能當個花邊小消息聽一下。

    小巴老爹正在上述,各種證明資料都要他跑。

    關鍵他跑得快沒用,官方各個部門的處理速度不可能無限加快。

    路克和韋老爺都沒繼續摻和的意思。

    大事解決,小事沒必要過于熱情,那樣很容易讓小巴感覺別扭。

    就像朋友太熟,你洗澡他都跑浴室門口嘮嗑一樣。

    維克多既要盯著影子計劃,還要跟著路克一起搞自己的兩套戰甲。

    高仿真戰甲能讓他像個正常人一樣重回人類社會,防御戰甲能讓他保命能力大漲,一個都舍不得放掉,那就只能多努力。

    韋老爺從旁觀者角度全程觀看了路克最近的“組合拳”,心中也有了不少想法,已經開始準備“提升”下自己的軟硬實力。

    路克就不說了,刷分、刷隊友好感度、提防韋老爺只是基操,高難度的是和戴安娜聯絡感情。

    近乎完美的女戰神,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

    誰知道兩天后,監控系統又拍到了亞瑟和那個紅發大美女一起出現在西西里島一個小鎮。

    如果不是系統的黃色提醒,表明他們遭遇突發情況,路克還真以為這兩位是在環球旅游撒狗糧呢。

    等看到監控,發現亞瑟和他的“新女朋友”被一群穿著怪異盔甲的士兵追殺,路克才稍微好奇了下,但并不緊張。

    要知道亞瑟怎么也是半神,皮糙肉厚,被荒原狼錘了好多下都沒重傷的。

    果然,一頓大戰把人家小鎮打得雞飛狗跳,磚石亂飛,亞瑟兩人把士兵全殲,開船出海了。

    雖然亞瑟似乎受了不輕不重的傷,但對半神之軀真不算啥。

    想了想,路克還是沒管閑事。

    亞瑟一副腦子里全是肌肉的模樣,但聯盟的通訊方式還是能記住的。

    人家沒開口,擺明是私事,說不定就是為了泡妞呢。

    路克冒出頭算什么?想給亞瑟腦袋上種海草么!

    于是,他只是把這消息告訴大家,韋老爺立刻表示援助基金會要去掃尾。

    一場大戰拆了半個小鎮,死傷不算特別嚴重,但還是有。

    這種事積累多了,名聲想好都難。

    韋老爺去做事,路克、維克多、小巴三個就在那里看著大戰視頻,嘖嘖有聲地討論起亞瑟的新女朋友來。

    盤靚條順還能打,還和亞瑟在那里吃玫瑰花……這狗糧塞得小巴和維克多兩條單身狗都感覺齁甜。

    可惜維克多是機械體,連內分泌和作案工具都沒了,只能干看著。

    小巴和普通人有交流障礙,唯一認識的女性超凡者就只有戴安娜,路克手腳比他快多了。

    不過路克還是拍拍他肩頭:“面包會有的,牛奶會有的,女朋友也會有的!闭f完就閃人了。

    小巴眨眨眼,扭頭看向維克多:“我什么時候說過要女朋友了,而且女朋友和面包牛奶有什么關系?”

    大學里是橄欖球校隊成員的維克多滿臉神秘地微笑:“等你有女朋友了,就懂了,加油!闭f完也去忙自己的了。

    事實上,亞瑟那邊事還是個連續劇,小鎮大戰不過是剛開始。

    幾天后,偵察飛船的環球監測網絡又發現北大西洋某處的大場面。

    不過這時發生在狂風暴雨的夜里,地球衛星是看不見的。

    飛船也是發現一些能量異常,才派了偵察機下去,圍觀了一場“大戰”。

    簡略來說,就是亞瑟把他弟弟揍趴下了,老娘出來洗地,然后亞瑟當了亞特蘭蒂斯的王。

    路克饒有興致地打量亞瑟的新“裝備”。

    一把金色三股叉造型很淳樸,除了叉尖,其它地方圓墩墩的一點都不凌厲,比亞瑟之前用的五股鋼叉差遠了,也就金色比較打眼。

    另外,他滿是黑色紋身的身體上出現了一套上金下綠,還帶兩只綠手套的戰甲。

    對此配色,路克只能說——還好沒頭盔。

    不過亞瑟全程沒有發來求助信息,還跟那個紅發大美女眉來眼去。

    身為心理學大師,路克怎么看不出來這對茍男女之間的貓膩。

    最早在機場時,兩人的肢體語言和微表情都還有“距離感”。

    等西西里海邊小鎮時,兩人就有點“半推半就”。

    現在的大西洋“決斗”里,明顯一副“自己人”的姿態。

    顯然,亞瑟這一趟走下來,不光拿到把土豪金的叉子、戰甲、王位,連王后都預備好了。

    這事兒說好聽點是歷練,說難聽點是家庭(感情)糾紛,換路克也不愿外人插手。

    不過,完事了再去現場圍觀下亞瑟的新女朋友,那應該沒問題……吧?

    路克沉吟片刻,給小巴和維克多發去消息:“誠征地中海一日游同伴,報銷來往費用,有意者立刻來面談!

    zn03251zxs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_国产美女的第一次好痛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_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