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選擇道法
一本讀|WwんW.『yb→du→.co
    唐正烈神色尷尬地看著葉天,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著頭說道:“葉道友,是我出手慢了,不然這些害人的狐子一個也跑不了!

    先前妖狐出現,唐正烈遲遲不出手,葉天就有點奇怪,他是雷厲風行的性子,不可能那么晚出手啊。

    現在見他面色忸怩,葉天一下子明白了,敢情這小子是被那些妖狐迷了心竅,直到他斬殺幾只妖狐他才回過神來,幾支箭也是差強人意。

    葉天心中暗笑了一下,但是嘴中還是勸慰道:“沒事。這些妖狐狡詐非常,就算你一開始出手也不太可能全部留下!

    唐正烈感激地看了葉天一眼,接著走到前邊說道:“走,我們去它們老巢看看,是不是還有藏在里面的。這次,我定會殺光它們!

    葉天怕唐正烈中了埋伏,連忙跟上。

    進入山洞之后,葉天覺得并無什么不舒適,也放了心。

    兩人搜尋了一會,除了些女人的衣服,并沒有找到藏匿的妖狐,葉天又在洞內尋找一番,確認所有妖狐除了逃走的都被斬殺后,這才放下心來。

    他思考了一會,對著得意洋洋,滿臉笑容的唐正烈說道:“雖然剩下的妖狐可能沒有膽量再犯唐家村,只是除惡務盡,還得想辦法在把它們盡數除掉才好!

    正說著,突然一陣似是嬰兒哭泣的聲音傳進他們的耳中。

    一聞此聲,葉天臉色一變道:“爾等不速速逃命,竟然還敢挑釁,真當我不能你們不成!

    說完,葉天提氣一躍,向著洞外飛跑出去。

    他靈力運行,身輕如燕,后邊的唐正烈怎么也追不上,直急得哇哇大叫。

    很快,葉天循著那小兒哭泣的聲音就來到洞后邊的密林中,只見那逃走的三只狐貍已經奄奄一息,正發出陣陣哀鳴。

    看著三只哀泣不已的妖狐,葉天嘆息一聲,長劍連點幾下,將它們盡數斃命,同時嘴中說道:“下輩子別做害人的妖怪了!

    “假惺惺的人類真討厭,我們不害人,難道任由你們殺害不成?”葉天心中一驚,抬頭一看,只覺心神一陣恍惚,心中只想著世間怎么有如此迷人的女子。

    好在馬上,體內的靈力往心頭一涌,他清醒過來,冷眼盯著那白衣女子道:“你也是妖物,還敢迷惑我等!

    旁邊追來的唐正烈早已經神志不清,嘴里喊著:“芳蘭!芳蘭!”,葉天連忙用靈力給他梳理了下才讓他清醒過來。

    看著正瞪著她的唐正烈,那白衣女子吃吃一笑道:“唐公子,你不認識小女子啦。我是你的芳蘭!”

    登時,把個唐正烈氣得哇哇大叫,就要沖上去和她戰個生死。

    葉天卻是很冷靜地拉住了唐正烈,然后看著白衣女子說道:“你究竟是什么?和這些妖狐有什么仇恨?”

    那白衣女子道:“我從沒害過人,怎么想殺我嗎?盡管來吧!

    葉天神色一冷道:“洞外那個陣法是你設的,你和這些妖狐是一伙的。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為了什么內斗,不過我不關心了,你走吧!

    唐正烈大吃一驚道:“葉道友,為什么放她走。今天我一定要殺了這個魔女!

    說完就沖了上去,葉天苦笑了一下,沖到半路的唐正烈突然身子一軟倒在地上。

    葉天早已經料到會這樣,身子微微一彎,人已經來到唐正烈身邊。

    屏住呼吸后,他將唐正烈送到了安全的位置,然后和那白衣狐女重新對峙起來。

    那白衣狐女不由得拍手道:“凡人見了我無不色迷心竅,修士見了我就大怒不休,你是唯一一個見了小女子還保持理智的。本來,我還以為能夠靠這十光迷眼陣留下你們的。既然你這么識趣就算了,我可以明白地告訴你,我不會對唐家村怎么樣,我也不想殺我的同類,所以只能借助你們人類之手。你們干得不錯,可惜我不會給你們報酬——”

    一道寒光閃過,白衣狐女低下頭看了看那把穿胸而過的寶劍,指著葉天卻沒有說出一句話,只是變成一只白狐倒在地上,同時一本薄薄的書冊掉在地上。

    葉天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走過去拔出寶劍,看著死不瞑目的白狐道:“你廢話太多了。不然,你有陣法保護我還真拿你無可奈何!

    說完后,他又好奇地將那本書冊撿了起來,心想道:“這群妖狐就是為了這本書自相殘殺嗎?一個妖怪沒有人指點,能夠有如此陣法造詣也算是難得了!

    葉天有些好奇地翻了翻這本書,只見一些蝌蚪般難解的文字。

    這下子葉天沒辦法了,雖然他精通數門古篆,但是對疑似妖文的文字還是束手無策。

    正想著的時候,他覺得腦海中的血書一陣顫抖,只好先把這本不知來歷的道書放進懷中。

    稍稍思索了一下,葉天放開對血書的壓制。

    頓時,一道紅色的鬼手猶如長虹般破空而出,然后在地上的白狐身上一撈,葉天只覺得腦海中的血書發出一陣滿意地笑聲和咀嚼聲,然后重歸安靜。

    仔細感受了一會,葉天失望地搖了搖頭,靈力對它還是沒有作用,第二頁也無法打不開,看來它吃的還不夠飽。

    葉天皺著眉頭,到現在還不明白這血書到底是吃什么東西,好像也吃血肉,但是目前來看它自己沒什么殺傷力,無論是那個小鬼還是這個白狐,都是沒有反抗能力了它才出手。

    想了一會,葉天還是覺得這血書邪異非常,若是救出陳蝶還是不要再用了。

    驀地他想起了一件事,一拍額頭道:“忘了還有一個不要命的!

    他一邊說,一邊快步走到仍舊昏迷唐正烈面前,將剩下不多的靈力盡數送入唐正烈的身體,頓時令對方的識海顫動。

    醒來的唐正烈“啊呀”一聲怪叫,接著發現葉天含笑看著他,這才稍稍安定下來道:“葉道友,我這是怎么了?那魔女呢?”

    葉天哈哈一笑道:“唐公子你倒是對那魔女念念不忘,一醒來就問那魔女。放心,那魔女已經被我殺死了!

    這時候,唐正烈才看到地上的白狐,一臉驚喜交加的神色,看向葉天的眼神也是充滿了敬佩之情,接著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葉道友,是我不好,我不該沖到,差點壞了你的大事。不過,這魔女使的什么邪法,怎么如此厲害讓我不知不覺就著了道!

    葉天微微一笑道:“說起來還得感謝唐公子。先前我看洞口那個顛倒五行陣手法極差,還以為這些妖狐只是粗通陣法皮毛,不足為慮,所以也沒提醒你注意。沒想到這頭妖狐有幾分真本領,竟在此地設了這毒瘴之陣。還好你沖過去讓我有了防備,不然的話我們兩人都要折在這里!

    接著,葉天給唐正烈指著地上的落葉說道:“這個陣法只要小心戒備其實一點都不可怕。你看這些野草陣法里邊的已經枯黃了,以此為界,界外的就是安全之地了。進入陣法須得屏住呼吸,不然即使吸入一口瘴氣也會眼花頭昏,任人宰割!

    唐正烈聽著嘖嘖稱奇,既敬且佩地看著葉天道:“葉道友兄知道的真多。這陣法也真邪門的厲害。早知道我也跟著爺爺去修仙了!

    一聽這話,葉天將心中早有的疑問說了出來道:“唐公子為人直爽,又是聰明過人,為什么遲遲不上山修行呢?”

    一聽這話,唐正烈面色一變道:“還不是那個毛頭小子!

    葉天滿臉疑惑地看著唐正烈,不知道他在說些什么。

    好在唐正烈繼續氣哼哼地說道:“小時候,我爺爺給我找了一個玩伴。那小子橫的很,眼睛像是長到頭頂上,什么玩意啊。還讓我叫他黃師兄。我還叫你師兄,我呸!后來,我跟他打了十七次,爺爺就說我心性不行,不讓我上山了!

    葉天有點無語地看著唐正烈心想道:“打了十七次?是被打了十七次吧!”

    唐足賢也看出來這個孫子是個愣頭青,上得山來還不知道要惹多少事,因此就把他留在村子里磨練性子。

    到這,葉天才不得不承認心性在修行一途中確實是至關重要的,若不是他性子能夠沉得住氣,恐怕也沒有今天的成就。

    不過,葉天實在想不明白那個姓黃的到底怎么惹著唐正烈了,讓他現在還是對對方怨氣沖天。

    說完這話,唐正烈突然想起什么,然后對葉天說道:“葉道友,我不是針對你。要是你想讓我叫你師兄,我肯定二話不說,你,我服。對了,那小子叫什么黃飛虎,你有空替我教訓一下他!

    葉天哭笑不得地說道:“唐公子,我讓你叫我師兄干什么。我們難得意氣相投,不用在乎那些虛禮。據我所知,唐公子可不是一個小氣的人,怎么這點小事還久久不能釋懷?”

    唐正烈皺了皺眉道:“我也不知道。那小子和你不一樣,目中無人,而且不把別人當人看,好像修道人就高人一等一樣,我見他就來氣!

    聽了這話,葉天點了點頭,有點明白唐正烈為什么對這黃飛虎耿耿于懷了。

    葉天知道和那個黃飛虎不同的是,唐正烈從小生活在一個凡人的世界,這里沒那么多的爾虞我詐,沒那么多的冷酷無情。

    更何況,唐正烈之父也是一個凡人,沒有修道的資質,黃飛虎輕視凡人的心態自然深深地刺傷了唐正烈。

    現在葉天才明白,為什么初次一見,唐正烈就對他如同生死大敵,原來他只是受了無妄之災,唐正烈不是仇視他,而是仇視所有的修行人。

    而葉天其實對那些修行人也沒什么好感,對凡人更是不會另眼相看,在他看來,端正方嚴的唐離比面善心冷的杜百仙要好相處多了。

    這也是為什么他能和唐正烈迅速化敵為友的原因。

    回到村子中,村民們聽說妖狐被全部鏟除,都發出了如雷般的歡呼聲,聲音久久不息,而兩人更是得到英雄般的待遇,矜持的村中少女也是對他們頻頻暗送秋波,兩人一個修道之人,一個狂悖之徒,都是面紅耳赤,大感吃不消。

    第二天,葉天就帶著唐離報平安的書信離開了村子。

    村民們全都出來給他送行,淳樸的他們不知道災禍為何降臨,也不知道是怎么樣結束的,但是并不妨礙他們把葉天當做仙人一樣來對待。

    最后,葉天不得不全力展開身形,才結束了這場過于熱切的相送。

    唐正烈在他身后哇哇大叫地跟了很久,只是他仍舊沒有靈力,只能眼見葉天越行越遠。

    葉天也了解唐足賢為何著急了,現在唐正烈已經年方十四,要是在不修煉,很可能一輩子都沒什么大的成就了。

    只是,一個人獨行的葉天很快就把這些拋在腦后。

    耳邊只有呼呼風聲,遠處是白云藍天,沒有冷漠的修士,沒有狡詐的妖狐,沒有閃爍的劍光,這一切都讓葉天如癡如醉起來。

    一天后,他回到了山中,重新進入了勇猛精進的修行狀態。

    在路上,他已經總結了這次的得失。

    收獲很明顯,一顆明心丹,已經被他吃掉,幫他節省了大量的修煉時間,僅僅這丹藥就不虛此行,更何況還有唐足賢的好感。

    而且,葉天也學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雖然他知道的很多,但是那都是死得,學以致用才是正道。

    至于那本看不懂的妖文秘笈,葉天猜測大概跟陣法有關,因為他對陣法沒什么興趣,就放到一邊了不予考慮了。

    回到山中,葉天先是書信給了唐足賢。

    唐足賢看完信后,把葉天好好夸獎了一番。

    這倒也不是刻意討好葉天,一個剛入門的修士能夠將一群修行百年的妖狐以一己之力全部鏟除,的確算是難能可貴了。

    不過,葉天很不好意思,唐正烈也幫了不少忙,而且他懷疑那些妖狐被他們摸上門去都沒有發覺,是那個內奸或者土地在搞鬼。

    因此,葉天沒有聽了幾句好話就洋洋自得,真的以為他有能力剿滅一窩妖狐了。

    當然,心中還是有幾分得意的,他這是為民除害,所以心胸舒暢,沒有任何不適,不像是擂臺比試,雖然是無可奈何,終究是有幾分不忍。

    唐足賢對于他能和唐正烈相交甚歡,也是非常滿意,捻須微笑不提。

    回到住所后,葉天剛坐下沒多久,小竹就匆匆跑了過來,說是有客人來了。

    葉天見她滿臉通紅的樣子,不由得皺了皺眉,心想著難道是仇人上門。

    一想到仇人,一個熟悉的大笑聲就傳來,不是李劍華是誰。

    這廝一邊旁若無人地大笑著,一邊對葉天說道:“葉兄,真是羨慕死我了。我叔叔給我安排的那些女子個個面目可憎,你的卻是如此——”

    旁邊的小竹一見他那炙熱嚇人的目光,立即驚叫一聲,低下頭去,像是見到了大灰狼的小兔子。

    葉天照實摸不透他的來意,皺著眉頭說道:“你要是想打我侍女的主意就別費心了!

    李劍華戀戀不舍地收回目光說道:“那能啊。我是來葉兄和解的!

    說完,不待葉天有所表示就繼續道:“本來,你偷襲我就將我打暈我是不服。后來我練成劍氣,竟然還是打不過你,我是真信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是我李劍華小看了天下英雄!

    葉天聽了他這番話仍舊是云里霧里,不明所以,料想這李劍華也說不出這番話,不知是那個狗頭軍師教唆的。

    饒是一向耐性過人的他也有點不耐煩了,面色一變道:“說正事!”

    李劍華一愣,接著一拍桌子道:“我就知道你是個痛快人。小五說的那一套根本不管用。這樣,以前是我不對,我給你一本秘籍我們一筆勾銷如何!

    葉天一愣,然后馬上說道:“本來我就沒把這些事放在心中,能和你一笑泯恩仇再好不過。秘笈就算了!

    那李劍華聽了他的話,一豎大拇指道:“好漢子。我也不能虧待你。這秘笈我放這了,你愛要不要!

    說完,將手中的一本賬本樣的書冊扔給葉天,然后頭也不回地走了。

    葉天倒是沒想到這個身材和氣量不成正比的大塊頭竟然有此舉動,也是愣住了。

    回過神來后,他隨手撿起那本秘笈看了起來。

    本來還是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但是越看臉色越嚴肅起來,這絕對不是普通的秘笈。

    李劍華根本不知道這秘笈的價值才隨手扔給他,但是葉天學貫古今,見識廣博,認識到這平平無奇的書冊有著不可估量的價值。

    因為這是一本劍經,里面藏有高明的御劍之術。

    一直以來,御劍術都是修士們必學的殺伐之術。

    在門派中,一門好的御劍之術比高明的心法重要性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是道門中壓箱底的絕學。

    劍道甚至可以當做是修士的本源大道,在這方世界劍修也很受人尊重。

    。

    zn03251zxs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_国产美女的第一次好痛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_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