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七十九節 殺人不簡單
一本讀|WwんW.『yb→du→.co
    藏在暗處的羅姆,沒有停留,悄無聲息地離開。

    都是陰人的老鳥,打一陣子之后,肯定會回過味來。到那個時候,是自己摘桃子,還是被對方剩下的幸存者集火,那就難說了。

    做海盜……額,做人不能太貪。

    收購站還沒開張,先茍一手。沒有龍城的命,就不要有龍城的病。

    龍城鐵頭娃,命硬得一塌!

    真搞不懂,鐵頭娃那么橫沖直撞、殺來殺去,怎么活下來的?就這臭性格,不尊重指揮師士、不尊重股東、喜歡單打獨斗的憨憨……在海盜圈都混不下去!

    羅姆砸吧著嘴,溜達在石川夜晚的街道。

    咚咚咚!

    遠處傳來震懾人心密集爆炸聲,羅姆不由駐足,遠遠觀望,有點咋舌。

    誰把艦炮給裝在城市里?石川的幫派都這么恐怖嗎?作為前職業海盜,羅姆都有些心驚肉跳和羞愧。

    職業海盜的火力,被一群幫派分子給壓下去,似乎有點……寒磣。

    好吧,不關自己的事。

    金盆一洗手,收購站我有。

    現在他羅姆,再也不是海盜,而是老板。想想以后人家稱呼自己,怎么也得喊聲“羅老板”或者“羅總”之類,羅姆腳步都要輕快了幾分。

    管他們火力強不強……

    等等,自己的店鋪要開在這個鬼地方,投資會不會打水漂?

    艦炮拉進城,火拼在夜晚,要塞不夠看,遑論收購站。

    羅姆內心有些掙扎,神情變幻不定。

    算了……就當掃黑除惡,凈化投資環境!

    讓一個前海盜來干這種事,真是為難人。

    唉,都怪生存不易,開店艱難。

    曾經的海盜頭目、有著【血色指揮刀】之稱的羅姆,嘴里嘟囔著,轉身重新殺回【大郎火燒】。

    ¥¥¥¥¥¥¥¥¥¥¥

    宗亞的【眼鏡王蛇】極其狼狽,全身幾乎沒有完整,連堅硬的胸甲都被轟掉數塊,裸露出內嵌的駕駛艙。

    光甲左腿膝蓋以下,不翼而飛,膝關節徹底粉碎,支離破碎的斷茬口被炮火熏得烏黑一片,露出參差不齊的斷裂管線。

    光甲后背破壞得更嚴重,除了中心脊柱結構還保持大致完整,其他部位全都布滿蛛網般裂痕,堅硬的合金裝甲好似破碎的玻璃窗,剩下幾塊碎片還掛在上面茍延殘喘。

    可以稱之為殘骸、應該進垃圾堆的【眼鏡王蛇】,漂浮在距離地面數米的高度,渾身散發著裊裊黑煙。

    龍城的目光,盯著【眼鏡王蛇】的雙臂。

    【眼鏡王蛇】的雙臂,是整架光甲保存最完整的部位,和煙熏火燎、支離破碎的其他部位形成及其鮮明的對比。

    肩膀附近布滿傷痕,大臂的位置傷痕已經少許多,只有一些炮火煙痕,然而到肘關節以下,連煙痕都一絲全無,嶄新如初。

    尤其是它的雙掌,握著雙刀,穩定如初。

    這就是刀術嗎?

    龍城瞇著眼睛,內心是前所未有的震撼。

    訓練營只會傳授一些基礎武器技巧。教官對什么劍術、刀術從來嗤之以鼻,說殺人是件很簡單的時期,不要搞那么復雜。

    殺人很簡單,殺一個刀術這么厲害的家伙,一點都不簡單。

    難道其實是教官不會?哦,這就能說得通了……

    沒由來地腦海中冒出這個荒誕的念頭,龍城下意識腦袋一抖,立即這個念頭拋出腦外,同時涌現一陣強烈的自責和羞愧。

    自己竟然質疑教官……肯定是被茉莉帶偏了……

    教官說很簡單,那肯定是簡單。教官雖然脾氣糟糕,但是從來不說大話。

    之所以自己覺得不簡單,可能是自己太弱……

    龍城豁然開朗,沒錯,是自己太弱!

    教官巔峰期的反射頻最少也是每秒30次,用老野的話來說,這還是“最少”!最多是多少?沒人知道,深不可測!

    如果自己的反射頻達到每秒30次……

    再看宗亞的【眼鏡王蛇】,龍城忽然覺得好像……也不簡單!

    如果是每秒40次呢?哎,好像要簡單不少!每秒50次呢?簡單了!

    果然啊,還是自己太弱小……

    龍城心中感慨萬千,對教官的尊敬崇拜之情不由再度拔高幾分。

    倘若教官沒受傷,估計自己訓練營都畢不了業。哦,自己好像也沒畢業……是沒辦法逃離訓練營。

    龍城現在的處境不太妙。

    六塊能量增幅板同時激活,讓【流星】威力大增,但大幅增強的能量效應,也對【流星】產生巨大的負荷。

    連續的狂轟濫炸,產生嚴重過載。

    光幕上,【流星】被標注為紅色,“警告”的標簽刺目異常。

    如果繼續使用,五發之內,【流星】一定會炸膛。

    明明宗亞的【眼鏡王蛇】看上去凄慘狼狽,仿佛隨時都會散架崩塌,宗亞也受傷不輕,可是宗亞的氣勢不僅沒有被壓制下去,反而比之前更加強勢、瘋狂。

    龍城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對手。

    訓練營里的對手們,都是一群狡詐冷酷的家伙,比如教官。

    他可以一邊切割你的身體一邊和你談笑風生,也可以被你切割身體的時候和你談笑風生。

    【天威】的氣勢也很瘋狂,可那是充滿神經質、極其不穩定的瘋狂和憤怒。

    宗亞和他們不一樣。

    他像夜晚里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他的斗志和戰意是如此強烈,就像城市另一頭第三街區總部大樓燃燒的沖天火焰,大老遠就能看見。

    火炬人,宗亞估計不會喜歡這個比喻。

    可是……真的很像啊。

    宗亞帶著血沫噴涌聲的長天狂笑:“過癮!過癮!石川無人,唯有羅兄,才配做我宗亞對手!來來來!繼續打,刀不斷血未盡,你我不死不休!”

    圍觀者們群情激憤。

    “什么狗屁石川無人,唯有羅兄!氣死老子!”

    “怎么?你要上?”

    “不!宗神提刀,殺老子就是殺雞!”

    “那你有什么不服氣?”

    “當然不服氣!石川無人就算了,唯有羅兄是什么鬼?他算我們石川人?”

    “麻蛋……還真被你發現了華點!”

    龍城的腦子轉動得飛快,認真思考。

    教官說過,殺人是件很簡單的事情。

    怎么才能簡單殺掉宗亞?反射頻每秒40次自己能做到嗎?做不到,龍城現在的反射頻是11級,每秒25次左右。

    偶爾時候超水平發揮,可以飚到每秒27次,距離12級每秒30次還差點。

    宗亞是12級師士,根據剛才的交手龍城判斷,宗亞最強項應該是反射頻。

    那也就是說,自己的反射頻比宗亞還弱一些,還有恐怖的刀術。

    自己這邊,【流星】這件最有效的武器無法使用,無法使用埋伏、偷襲,附近也沒有高爆雷集裝箱……

    只能硬拼啊……

    ……要用控芒嗎?

    龍城注意到周圍越來越多的光甲,打消了使用控芒的念頭?孛⒖隙軌褐谱趤,可是到時候自己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

    教官說,殺人是件很簡單的事情。

    怎么才能簡單……有了!

    龍城忽然發現一個被自己忽視的優勢。

    。

    zn03251zxs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_国产美女的第一次好痛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_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