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17章 不饞我的身子?
一本讀|WwんW.『yb→du→.co
    從國家戰略角度來看的話,戰爭的確并不一定非的是跟敵人打了一仗才算是有功勞的。

    十萬匈奴騎兵退至邊境,明顯是抱有其他目的性的。

    而洛陽城中的大佬們雖然不在前線,但基本上也能看出來匈奴人想干什么?

    不就是假裝撤退,然后等王離下令結束堅壁清野,讓百姓回家。

    接著匈奴再來個突然襲擊,迅速的席卷整個北方邊境嗎?

    而王離送回來的戰報中也說明了,漁陽城內環境惡劣,人員密集,臭味熏天,隨著天氣越來越熱,王離也擔心會引發瘟疫。

    故而決定將城內部分百姓遷徙至城外,一邊修建防御工事,一邊緩解城內壓力。

    同時多派斥候偵查敵軍動向,一旦發現敵軍再次南下,就立即將人召集入城。

    這只能是暫時的緩解辦法,若是匈奴人圍而不攻,圍上幾個月。

    城內即便有足夠的糧食,但是瘟疫爆發的概率也會越來越高。

    所以,那個時候漁陽城怎么辦?

    而從這個角度來看,灌嬰帶著漢軍主力南下,給匈奴人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于是不得不提前跑路。

    雖然沒有交戰,但卻直接解了漁陽郡的隱患,同時也解決了漁陽城內可能爆發瘟疫的隱患。

    所以,戰爭不一定非要殺人才能立功。

    救人也同樣可以立下功勞。

    原本已經做好嚴防死守準備的王離,突然聽聞灌嬰突然出現在北邊,匈奴人聞風而逃的消息之后。

    臉上的憂慮終于緩解了下來。

    一方面,下令漁陽周邊的百姓可以再分散一些,保持一定的距離,以防止發生意外。

    同時又連忙派人去聯絡灌嬰,斥候對四周的偵查,也同樣沒有松懈。

    而那些今年的新兵,則是一邊修筑著防御工事,一邊加緊的訓練磨合著。

    今年的這批新兵是自大漢兵制改革以來,唯一一批入伍數月依舊沒有完成基礎訓練的部隊。

    不過考慮到沒來得及訓練就上了前線,這個結果倒也能夠接受。

    三位漢朝大將在邊境碰面,簡單的交換了一下各自掌握的情報和當下的戰場局勢。

    三人一致認為匈奴人應該不會就此罷休,戰事還遠遠沒有結束。

    于是,王離接收了灌嬰和韓信從草原上掠奪來的女人,同時還接收了一萬匹繳獲的戰馬和一萬騎兵。

    灌嬰和韓信一方面派出斥候不斷的追隨著匈奴人留下的痕跡,一方面下令部隊在邊境休整兩天。

    兩天后,大軍繼續出征,隨著匈奴人留下的痕跡繼續追擊。

    而王離這邊得到了一萬匹戰馬和一萬騎兵之后,身上的防御壓力頓時銳減。

    有了騎兵,就意味著王離在防御部署的時候就有了更多的選擇性。

    于是,王離大手一揮,從漁陽調來了十萬新兵,分別駐扎在邊境長城的豁口處。

    同時又挑選出一萬人,讓灌嬰二人留下來的騎兵幫著訓練。

    至于馬具什么的,則是派人通知后方趕緊送來。

    與此同時,王離也開始著手安排將這些來自異域的女人往南邊送去。

    既然掠奪來了,自然不可能把他們留在邊境,直接送到內地去,讓他們給漢人當老婆生孩子她不香嘛?

    當然,這些女人中可是有深入匈奴的斥候家屬的。

    前面韓信二人對她們進行了一定程度的保護,而到了王離這里,自然沒有不保護下去的意思。

    王離下令將這些俘虜全部打散,然后分別編入不同的隊伍中,這樣隊伍中相熟的人便不多了。

    沒見到的人,也不知道他們被分到了哪個隊伍。

    塔娜并沒有被分配。

    而是直接被軍官給領走了。

    她懂一些漢話,這一路上也聽漢軍士兵說了不少。

    通過她的轉達,幾乎大多數人都知道了接下來她們的命運。

    他們將會失去現有的家庭,然后被漢朝分配給不知名的男人,甚至不知年紀。

    軍官領著塔娜,直接進入了漁陽城的一間小院內。

    站在小院門前,塔娜有些猶豫了。

    這難道是這個軍官的家?

    他要對自己動手了嗎?

    “不!我不會進去的,我絕對不會對不起阿魯卡的,我寧愿死……”塔娜久久的邁不開腳步,看著軍官的背影,堅決的搖頭說道。

    走在前面的軍官愣了下,旋即轉身看向塔娜。

    他倒是沒有想到,阿魯卡還有這本事?

    去了草原三年,娶了個妻子不說,竟然還讓妻子對他這么忠誠?

    那些匈奴女人雖然知道了她們的命運,但大多數都沒有什么太強烈的反抗,反倒是有種逆來順受的感覺。

    反正在草原上也是這樣的,強者為王,強者可以隨意的霸占她們。

    這是一種規矩,草原上的規矩。

    就好比在大漢,家中的長輩讓你干啥,你就必須干啥一樣。

    形式不同,但道理都是一樣的。

    “你死了倒是簡單,孩子呢?你的丈夫呢?”軍官笑了笑,接著說道:“進來吧,我不會動你的,這里也不會有人動你!

    聽著軍官的話,塔娜有些懵了。

    沒人饞我的身子,你們把我留下來干啥?

    孩子?

    丈夫?

    你們要是這么人性,又干嘛把我們掠奪過來呢?

    不對!

    塔娜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這一路上她雖然沒有受到多少優待,但是比起其他人,她的待遇還是好了不少的。

    路上是這樣,到了這里還是這樣。

    而這一切的源頭,都來自于自己表明了丈夫是漢人,并且給他們看了那塊令牌之后。

    塔娜見到每一個漢軍的腰間都掛著一塊令牌,只不過跟自己丈夫的令牌不一樣。

    塔娜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軍官,驚訝道:“我丈夫他……他……是漢軍???”

    軍官笑了笑,并沒有回答塔娜這個問題。

    院子不大,只有一間屋子。

    挨著屋子的地方還搭了一個草棚,下面有壘好的灶臺,有過使用的痕跡。

    院墻邊上有一個小的茅草屋。

    “那里是茅房,尿尿拉屎去那里就行了!”軍官指著茅草屋說道。

    又指著灶臺道:“這里可以做飯,瓶瓶罐罐什么的都在屋里面,旁邊的缸子里面有水,每三天會有人來給你添水添柴,同時清理茅房!

    接著又領著進了屋子,屋子里面有些暗,夯土房子塵土有些大,盡管已經打掃過了。

    屋子雖然不大,但還是被分為了三個部分。

    指著左邊說道:“這邊是睡覺的地方,中間隨便想干點啥都行,右邊那口缸里面有糧食,都是蛻好皮的,可以直接煮著吃的,每十天會給你送一些肉,不過不會太多!

    “另外記住,不能離開這座院子,如果生病不舒服或者有其他的需要,就把這個掛在門上,或者直接告訴來給你送東西的人就可以了!”軍官從門旁拿出了一塊牌子示意道。

    詳細的解釋了一遍,并且確認塔娜都懂了以后,軍官這才離開這座院子。

    摟草打兔子,這次灌嬰和韓信一共拉回來了二十多個斥候家屬。

    雖然這些人都是草原女子,但既然已經嫁給了那些執行任務的斥候,也就算是漢人了。

    更何況像是塔娜這種已經為斥候生子的女人了呢?

    這些人被統一的安排在了漁陽城,生活所需,由漁陽斥候分部全權負責。

    總之,在那些斥候回來之前,或者確認他們戰死之前,這些人都是要住在這里的。

    吃穿不愁,總有人照顧著。

    沒有子嗣的,若是戰死,基本上就是找個人改嫁了事。

    而有子嗣的,若是戰死,斥候本部也會查明他們的身份,然后將他們的妻兒送回原籍家中,也算是不讓人絕了后。

    這種事情壓根就不需要上面去交代,大家都知道怎么做。

    ……

    云中郡。

    邊境長城。

    曾經韓信坐鎮的地方。

    現在這里的最高將領換成了張不衣。

    張不衣親率一千親兵坐鎮此處,帶領著三萬多韓信留下來的騎兵,一邊訓練,一邊繼續鎮守著這里。

    平靜如水,偶爾的會有月氏人前來換取一些物資。

    一直向往著能夠帶兵上戰場的張不衣,現在則是百般無聊的坐在城門樓上,望著面前一片片碧綠的草原。

    眼神中竟然出現了一絲絲的空洞。

    看了一眼面前的食物,張不衣努了努嘴,臉上有些不太高興。

    邊關不缺肉,月氏人會時不時的過來搞一搞,加上韓信走的時候也留下了不少牲畜。

    這春暖花開,萬物復蘇的,牲畜們誕下了一頭頭小小的生命。

    雖然不能天天都吃,但是,張不衣是可以天天吃的。

    在戰場上大殺四方的畫面絲毫沒有,倒是這肉吃的讓人心煩。

    早知道鎮守邊關這么無聊,就算是被打死,張不衣也不想來的。

    留在洛陽多好啊,沒事還可以跟在陛下身邊接受一下熏陶,無聊的時候還能跟司馬欣斗智斗勇。

    實在斗不過的時候,這不是還有禁軍弟兄們來陪著自己解悶呢嘛?

    現在倒是好了,來了邊關,天天跟個大爺似的享受著,啥事也不需要自己干。

    訓練什么的都是現成的計劃,每天不斷重復就行了,張不衣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注意周邊的局勢變化。

    然而每天傳回來的都是無恙,沒事,安全的很。

    沒辦法,張不衣就只能沒事找點事做做了。

    “三天之內,我不想在看見肉了!”

    zn03251zxs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_国产美女的第一次好痛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_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