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五十八章 投降
一本讀|WwんW.『yb→du→.co
    積落山,天樞宮遺址。

    駱求真安靜的坐著,旁邊是羅明軒。

    兩個階下之囚,面對的手仇不君,公孫蝶,天機,辛小葉以及舒無寧。

    看到仇不君,駱求真并不奇怪,只是冷道:“果然你們都是一伙兒的。當年唱的好一出苦肉計啊!

    仇不君老臉擠出一絲笑容:“還不是拜你所賜,難得你竟然還敢主動提!

    駱求真哼了一聲。

    當初殺仇不君之事,其實不算他出的主意,但說起來,沒有他搞事,也的確不會有這事。

    駱求真也不在意,只是道:“讓我猜猜。云絕門應該是木傀宗的秘密門派吧?寧夜與木傀宗勾結,炮制云絕門,然后在云絕古地做了布置,然后借此機會,和太陰門交易。唔,怪不得會有九尾妖狐出現,那其實是個引子,是勾起太陰門的興趣!

    仇不君笑笑:“繼續!

    駱求真道:“云絕古地有什么布置?不會也是個假秘境吧?”

    “假秘境?”羅明軒震驚:“秘境是假的?”

    駱求真看看他:“所以真的是個秘境?”

    羅明軒急道:“可是我們的確有人在那里獲益了啊……”

    然后他話語戛然止住,看向辛小葉。

    這一眼,駱求真明白了:“受益的是這位飲雪姑娘?有趣!真是有趣!哈哈,哈哈,太可笑了!”

    他仰天大笑起來。

    寧夜在云絕古地搞個假秘境,然后全力培養辛小葉,順便還騙的太陰門團團轉。

    這真是……

    讓人好生無語!

    至于羅明軒,他則徹底絕望了。

    我操!

    我為什么要知道?

    我不知道還有生存的希望,現在徹底沒有了!

    仇不君繼續微笑:“繼續猜,讓小老兒看看,我們的駱大堂主,還得了什么寶貴的信息!

    駱求真哼了一聲,他現在也不怕什么了,干脆道:“寧夜和君不落合作,他幫君不落遮掩魔淵之事,實際是為了救公孫夜,對嗎?不過公孫夜又是怎么被抓的?這個我不知道!

    “原來還有你不知道的!背鸩痪χ鴮⒂窳魉氖碌莱。

    原來是這樣么。

    駱求真也是無語:“所以,除了玉流霜之事外,其他的事,我的判斷都沒有錯?”

    “正是!”辛小葉和仇不君一頭,對駱求真到還是有幾分佩服的。

    “很好!”駱求真長聲道:“朝聞道夕死足矣,我知道沒有錯,那便死也心甘了!

    你想死,我可不想死!羅明軒可憐巴巴的看辛小葉。

    “切!你這算是為自己的失敗找借口嗎?”公孫蝶卻不屑:“寧夜早就說過,真相早晚是會被發現的,問題只在何時。有些真相,來的晚了,那就等于沒來!

    “是這樣么?”聽到這話,駱求真到是有些明白了:“怪不得寧夜沒有出現。他如今實力強了,翅膀硬了,也漸漸不怕暴露身份了,所以干脆就讓你們來主持這里的事?”

    “算是吧!毙列∪~道:“駱求真,你雖然不錯,但已不值得寧夜動心思了!

    駱求真冷笑:“既然這樣,為何還不殺我?”

    這次是舒無寧說話了:“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師父說,你是個難得的人才,殺了有些可惜!

    駱求真明白了:“想勸降我?”

    仇不君巴巴的抽著旱煙:“其實我對勸降你是反對的。你這人,太過危險,留著你,不知何時就會出事!

    羅明軒聽出生機,叫道:“我也是人才,我愿意投降!

    “閉嘴!”辛小葉瞪了他一眼。

    羅明軒立刻閉嘴。

    他現在知道,自己在對方眼中沒有駱求真重要,彰顯不出本事,就只能彰顯聽話。

    駱求真笑道:“只怕還抱了用我來證實他無辜的心思吧?”

    仇不君搖頭:“岳心禪信任你,若是你親自調查,卻最終證明寧夜是無辜的,自然最好不過。但可惜你已經錯過機會!

    駱求真一想還真是。

    雖然攝神鏡毀了,但毀之前,涅槃級別的出手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這個時候駱求真要是再跳出來說寧夜是無辜的,岳心禪也不會相信。

    如此一來,反而證實了寧夜的確沒有要洗脫自己的意思。

    這也讓他不理解:“寧夜既然想保全自己,又為何不設計的再巧妙些?”

    “因為寧夜沒這個打算!

    “沒這個打算?”駱求真愕然。

    他竟然不打算洗脫嫌疑。

    公孫蝶傲嬌道:“你永遠不會明白強者的心態,因為你從來都不是一個強者,只是有幾分小聰明而已。駱求真,你是運氣的,寧夜不打算殺你,但他也不會因為惜才,就隨便放過一個和他敵對的人,F在,你可以選擇了。若是你愿意歸降,我們會收你。若是不愿意,那你便去死好了!

    駱求真低著頭想了一會兒:“若我同意,你們會在我身上下禁制?”

    “我們自有我們的方法,具體你不用問!

    “那好,我同意了!

    “這就同意了?”公孫蝶辛小葉驚訝。

    駱求真笑道:“怎么?我答應的太干脆,你們反而不愿信任?那我就沒辦法了!

    公孫蝶意味深長的看看他:“好,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們就信你!

    說著手指連下,已在駱求真身上布下多重禁制。

    駱求真待她禁制完成,這方道:“接下來,要我做什么?回黑白神宮?”

    仇不君道:“這件事我們自有安排,你只需聽令即可,無需多問!

    駱求真明白了,看這樣子,自己暫時是回不去了,而就算自己被種下禁制,寧夜顯然也不會信任他。

    寧夜可以被懷疑,卻不想被證實。

    問題是這種情況下,他要如何讓自己發揮作用呢?

    駱求真不明白,他也干脆不去想,只是道:“那好。那他呢?”

    他指指羅明軒。

    “我們自有作用,你也不用問了!惫珜O蝶說著:“跟我來吧!

    “去哪兒?”

    “魔門!

    “魔門?”駱求真詫異。

    他不明白公孫蝶為何要帶自己去魔門,天機卻一把攝其駱求真:“去便是了,哪來這許多話!

    目送駱求真跟公孫蝶離去,舒無寧道:“那個法子……真的好用嗎?”

    仇不君回答:“總要試一試的!

    “可一旦失敗,師父必然危險!

    “你也是知道你師父的為人的,他若不冒險,也便不是他了!

    。

    zn03251zxs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_国产美女的第一次好痛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_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